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博彩网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博彩科研研究什么?

时间:2017-10-10 01:3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湖北体彩假球风波,福彩中心“双色球”事件,陕西宝马彩票争议,海南私彩挤垮公彩……到2003年,我国彩票业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,而各种关于彩票的纠纷也随之浮出水面。

  彩票业的规律谁来研究?彩票业的发展谁来规范?彩民们的心态谁来调整?彩票发行人员谁来培训?近日,我们采访了目前我国唯一的彩票业学术研究机构———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沈明明教授,请他就彩票科研的有关情况向读者做一些介绍。

  沈明明常常接到彩民的电话,询问摇、投注的规律和技巧。一位彩迷说,经过10多年研究,自己发现了中彩的规律,希望能跟沈教授合写一本书,给广大彩民指点迷津。“我说你最好还是自己去发表,或者干脆也甭发表了,就用它来指导自己的实践,多合适呀。”沈明明的笑声中有些无奈。

  “从数理统计上讲,彩票只是一种机会游戏,每次摇出哪几个号来都是随机的。要真有所谓‘规律’,大家都中,游戏也就没法玩了。”当然,沈明明也承认,并不是一点东西都琢磨不出来,因为要达到完全理想状态的随机是很难的,很多时候只能是“伪随机”。“我们要研究的,就是尽最大努力,比如规范开球的搅拌时间、出球频率,完善摇设备等,最终达到开纯粹随机的理想状态。要知道我们是干这个的,热衷寻找规律的彩迷恐怕就不会喜欢给我们打电话了。”

  彩票业的公平、公开、,是彩票研究所最主要的任务。让沈明明最着急的,是这样一个事实:从1987年引进算起,彩票业在我国已有17年历史,可中国彩票业至今还没有一个行业技术标准。“开用的乒乓球应该多重?在搅拌机里应该转多长时间?所有参数都无标准可循,等到出了问题,你去问公证员,他说那不归我管。如果这些不归你管,还要公证员干什么?”

  为此,彩票所开设了彩票数据的统计分析课题,并力图建立一个彩票技术监测体系。建立这一体系的目的,是希望给职能部门提供技术支持和咨询。如推出一个新玩法之前,通过这个体系衡量一下,这种游戏数学上是否合理,概率统计上是否过量,市场承受能力如何?

  除此之外,安全标准、公证标准、游戏的批准标准以及摇机的检验标准等,都是彩票所的研究课题。

  寻找中规律是徒劳的,但并不是说买彩票不需要动脑筋。在沈明明看来,这正是买彩票的乐趣所在。比如买复式票,中概率提高了,彩民会觉得是自己的智力在起作用,当然高兴。足球彩票之所以卖得好,也是因为彩民认为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在预测中发挥作用。

  彩票是一个大众化的游戏,门槛很低,两元钱可以买一个梦。但沈明明强调,要防止出现病态的赌博,把买彩票作为发大财的捷径,购买彩票的资金远远超过自己的承受力。根据国外的研究,这样的人是极少数,但不少人具有这种倾向。

  沈明明认为,对这样的情况,和构要正面引导,同时应该对未来彩票的企业化做出相应,防止病态赌博。彩票发行机构应该提取一些资金,设立社会救助机构,国家的彩票业就有这样的。

  沈教授说,目前彩票所计划展开抽样调查,希望通过对统计样本的分析,以准确的数据描述出我国彩票事业发展的现状和彩民的买彩心理,分析影响彩民购买积极性的因素,以此作为帮助制定相关政策、开拓中国彩票市场的依据,帮助引导彩民树立正确的买彩心态,促进我国彩票市场的健康发展和良性循环。“希望彩民能够树立这样一种观念———买彩只是一种游戏,而且在游戏的同时,还能为国家的社会福利和体育事业做出贡献。

  行业技术标准至关重要,而比它更重要的,是彩票业的立法。“国家发行彩票,都是先立法,再按法律进行操作。”沈明明说,“而我们的习惯是摸着石头过河,呛着了再爬回来,成本太高了。”

  2003年,我国彩票业已达到400亿元的年销售额,拥有30余万从业人员,彩民队伍更是日益壮大。由于没有法律对彩票在发行、销售和兑等程序进行规范,监管不力,缺乏一定的透明度,其程序的公平性难以确保。一些地方出现了不少彩票纠纷。

  “彩票在我国的确是个年轻的行业,可是人家英国开展的时间更晚,至今不过六七年,为什么人家立法已经很严谨了,而我们还在试?”沈明明说,“要知道,我国的和刑法都是明确赌博的,彩票叫博彩那是好听的说法,其实本质上就是赌博,如果不从法律上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打击私彩、规范彩票业的发展就没有基础。”

  彩票所一成立,就参与了彩票管理条例的制订工作。为配合这一条例的制订,彩票所组织一批专家学者用了一年多时间几易其稿,计划在今年4月拿出一个报告呈送国务院。

  不踏实就得学习。沈明明一脚踏进这个全新的领域,开始读书、、做调研。从此,他到国外考察又多了一件事———了解彩票行业,拜访专家。慢慢地,沈明明发现这个圈子不是很大,“他们的书我读过,他们做的研究我也能做。我们虽然起步晚,但差距没有想象的那么大。自信心强了,我也就敢说话了。”

  光自己学还不行,沈明明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招兵买马,吸引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到彩票所这个平台上来工作。他在校园内外广泛宣传,不少数学家、经济学家、学教授都被他说动了心,出任彩票所的研究员。体彩、福彩中心有一大批人,在实践中摸爬滚打了10多年,很有经验,这些人也成了沈明明“招募”的对象。

  研究学的沈教授怎么跟“撞大运”的彩票挂上了钩?“事实上,博彩研究是一门高度综合的学问。”沈明明说,它涉及数学、工程科学、心理学、经济、法律、管理等诸多学科,决不像通常理解的那样只是设个局让大伙儿碰运气。

  2000年前后,财政部接替中国人民银行对彩票业进行监管。“他们一研究,才发现彩票跟金融、房地产、税务等领域很不一样,学术界基本上没有参与。也就是说,彩票政策和理论方面没有学者进行研究。这可是个大问题。”于是,财政部找到北大,希望成立彩票研究所。

  可是把彩票所放在哪个系呢?选来选去,国情研究中心大概是最“综合”的研究机构了,就这样,2002年7月,彩票研究所依托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正式成立,中心主任沈明明当上了彩票所所长。

相关推荐